琼崖海南麻将官方下载|海南麻将怎么算有番

暴風馮鑫深陷風暴,400億妖股失速翻車

時間:2019-07-29作者:劉佳 呂倩來源:第一財經

暴風集團創始人兼CEO馮鑫是位傾向于憑借個人喜好布局公司戰略的人,是一位會在采訪過程中抽下數支煙的人,是一位可以完全照搬另一位創始人戰略其后矢口否認的人,也是一位創造55個漲停后帶著公司業務一路滑坡至谷底的人。

2015年3月,暴風科技正式在國內創業板掛牌上市,40天內收獲36個漲停板,股價從7.14元飆升至327.01元,市值最高時一度超過400億元,被稱“妖股”。

2019年7月28日,暴風集團公告稱,近日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暴風集團”)獲悉,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

暴風窘境

暴雷、裁員、跌停,成為近年來走下神壇的暴風集團的關鍵詞,滑坡中坑位最深的當屬因海外體育并購標的破產而導致的52億境外收購案。

2019年5月8日,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光大浸輝、上海浸鑫對暴風集團公司及董事長馮鑫提起“股權轉讓糾紛”訴訟,請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輝、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購義務而導致的部分損失6.88億元及該等損失的遲延支付利息6330.66萬元,合計為7.5億元。

事件起始于2016年,光大證券旗下全資子公司光大資本聯合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等設立浸鑫基金,出資2.6億元撬動杠桿資金52億元,跨境并購全球體育賽事版權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簡稱MPS)65%股權。

然而,2018年,MPS被破產清算,出資6000萬劣后的光大資本因普通合伙人身份成為事件兜底方,光大證券因此計提15.21億元資產減值損失,直接導致其2018年凈利潤同比下降96.57%。該事件在光大集團內部引發震動,集團層面調任閆峻接替薛峰為光大證券黨委書記,在正式任職董事長之前,閆峻作為副董事長履行董事長職務。2019年4月28日,薛峰引咎辭去董事長職位。

另一當事方暴風集團則計提了1.9億元的資產減值損失。其后,光大證券將暴風集團與馮鑫告上法庭,請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輝、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購義務而導致的部分損失6.88億元及該等損失的遲延支付利息6330.66萬元,合計為7.5億元。

除了金額龐大的52億收購案,暴風與馮鑫多次深陷資產糾紛與股權凍結。

2016年3月,暴風發布公告,稱公司擬通過定增和支付現金相的方式,收購稻草熊影業、立動科技、甘普科技的股權和團隊,此次交易的總額約為31億元人民幣。同年5月,證監會叫停上市公司跨界定增,涉及互聯網金融、游戲、影視、VR四個行業。其后,證監會發布《并購重組委2016年第41次會議審核結果公告》,公告顯示暴風科技定增購買資產申請未獲通過。政策的出臺直接打破馮鑫在稻草熊“內容生產+暴風影業的分發制作+游戲開發業務”的圖謀。

站到327.01元的高光時刻之后,包括馮鑫個人原因、公司戰略布局過廣、A股環境變化等因素聚合,致使暴風走勢一路下行。2018年7月6日,馮鑫持有暴風集團部分股份被法院凍結,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4.65%。集團公告說明,此次司法凍結是因為中信資本以股權轉讓合同糾紛為由向北京朝陽區人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

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馮鑫于2019年3月1日被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采取限制消費措施;3月12日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于2019年3月8日被北京市石景山區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3月9日,法院已刪除公司的失信信息,公司未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其后,暴風集團股東與高管數次減持股票,2019年4月27日,暴風集團公告稱,一季報顯示,公司股東人數比上期(2018年12月31日)減少929戶,幅度為-1.33%。

天眼查數據顯示,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自身風險367條,周邊風險4678條,預警提醒400條。其中,暴風集團關于法律訴訟方面的警示信息上百條,“因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訴”高達195條,其他高風險信息包括多家子公司與投資公司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今年5月,媒體報道稱,暴風TV向員工正式發出“遣散”通知,稱由于融資進度問題,公司決定遣散所有員工。多位來自全國各地的員工聚集到暴風TV總部討薪維權。欠薪之外,暴風集團在供應鏈與渠道方面仍有欠款,直接影響其產品推廣與銷售。

跌下神壇

很難相信現股價6.3元的暴風集團曾一路飆升至327.01元。

2015年,馮鑫如愿帶領暴風影音敲響了上市的鐘聲,登陸創業板,成功上市后,更名為“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其后,暴風科技從7.14元的發行價發力,連拉29個一字漲停。直到5月6日午后,滬深兩市跳水,暴風科技尾盤終于打開漲停,截至收盤,報157元,漲5.89%。

瞠目結舌的漲停之后,當時暴風科技總市值已經達到188億元人民幣,相當于5個迅雷,和優酷土豆32億美元的市值接近。

“暴風科技的漲停,不知挑起了多少在美國和準備去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回歸A股的熱情。”一位美股分析師這樣對第一財經說。

和豐滿的股價相比,暴風科技業績骨感:在股價瘋漲背后,暴風科技已經共計發布10次“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及風險提示公告”,并在上市后交出一份虧損的“成績單”。當時的暴風科技表示,主要原因是虛擬現實業務處于早期大規模投入階段,導致公司一季度整體虧損。

連續漲停背后,暴風科技靠什么支撐百億市值?是否泡沫過盛?暴風科技陷入巨大的爭議。

在上市55天后,北京首享科技大廈里,馮鑫曾在接受第一財經獨家專訪時說, “上市之后,我回答得最多的兩句話:一句是運氣好;另一句是有好運氣要好好地使用它。”

他說,自己在上市后,回到山西老家閉關十多天,“每天就是打坐、看書”,他還思考了未來5~10年一家公司長成什么樣子,最后思考的結果是:從一家網絡視頻企業全面轉型成為DT(Data Technology)時代的互聯網娛樂平臺。

伴隨著轉型,他當時對記者說,暴風還計劃擴展國際化。沒有料到的是,幾年后,暴風集團因為海外并購失敗,被光大浸輝和上海浸鑫發起訴訟,這成為了日后暴風走錯的一步。

而對于暴風股價,他告訴記者:最近每天都會看一眼”,此前自己從來沒有炒過股,直到因為暴風上市才裝了炒股軟件,瀏覽股吧中的討論。

不知此后的馮鑫是否保持了每天看股價的習慣。不過在兩年后的2017年,和巔峰時248元/股相比,暴風公司的股價已經長期在40元/股左右。

暴風仍需證明自己。如果梳理財報,2015年上半年,暴風財報顯示實現了扭虧,但利潤下降七成。當時的原因主要在于公司銷售費用、研發費用增長較快,以及股權激勵和VR業務帶來的虧損;到了2016年財報顯示,虧損的業務從暴風魔鏡變成了電視,前者已經被暴風拆分成為業務獨立運營的公司,而暴風集團旗下硬件生產商、持股27.3%的暴風統帥(暴風TV主體)收入9.29億元,虧損達到3.58億元。

暴風集團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11.3億元,同比下降41.2%;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10.9億元,上年為5513.9萬元,未能維持盈利狀態。其中資產減值損失為7.68億元。

其2019年一季報顯示,該季度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7120.5萬元,同比下降81.6%;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1749.5萬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資產僅剩684.6萬元,較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滑71.75%。

舵手失職

大概率上,一家公司的方向與命運被握在創始人手中,比如暴風的馮鑫。

多位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人士表示,“馮鑫私下是個很好的人”,但談到作為創業者與公司領導者,在戰略布局上,他們大多言語模糊,有的直言其“不懂業務,不懂商業”。

2018年5月,馮鑫曾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當時是一場主題為“好好看一場電影”的暴風小魔投產品發布會,會后群訪上,馮鑫連抽數支煙,直言該產品完全是基于其個人喜好而制造與設計的,“所以我對小魔投并沒有什么回報的預期,做出來就是成功了。但我對他的盈利空間還是有預估的。”

馮鑫稱,小魔投是獨立的、并不包括在暴風TV 產品線內。話音未落,一位同事糾正稱“小魔投確實是跟TV 一條產品線的。”“哦,那就是一條產品線吧。”馮鑫附和稱。

16年前的今天,人們因被非典困在家里,靠的是電影和游戲度日,暴風影音就此誕生。暴風影音最早研發者是周勝軍,用了不到1年的時間,這款播放器便風靡PC互聯網。當時的馮鑫,還在金山打工,從基層員工做起,他一路晉升至事業部副總經理。

直到2004年,馮鑫離開金山,據說曾在成都的山里釣了三個月的魚,最終被當時求賢若渴的周鴻祎拉進了雅虎中國,出任雅虎中國個人軟件事業部總經理。來到雅虎中國不久,第一單合同給馮鑫帶來的震撼不小,易趣在3721地址欄里做了一句話的廣告,一年180萬元。要知道,在做軟件的人眼里,這種沒有太大技術含量的小插件就能帶來巨大營收,帶來的觀念沖擊天翻地覆。

然而僅過去一年,2005年,周鴻祎與雅虎中國分道揚鑣,馮鑫從雅虎中國離職,開始創業。那時互聯網史上第一波視頻網站熱剛剛萌芽。這一年,在大洋彼岸,美籍華人陳士駿等人創辦了讓用戶下載、觀看及分享影片或短片的視頻網站YouTube;國內,因為“播客”概念萌生創業想法的王微創立視頻網站土豆網,離開網易的周娟創立了56網,還有風行網、PPTV等視頻網站紛紛成立,馮鑫也推出了創業項目酷熱影音。

兩年后,在蔡文勝的幫助下,馮鑫買下暴風影音,并與酷熱影音進行整合,組建了北京暴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到了2007年,暴風影音超越微軟Windows Media Player,成為中國視頻播放器領域的老大。

但伴隨著在線視頻的崛起,以暴風為代表的生存空間一定程度被擠壓。作為一家老牌互聯網公司,從本地播放工具到在線視頻、從PC端到移動端,視頻行業格局在變,用戶需求在變,但暴風影音邁出的步子卻不夠大。

最早,馮鑫曾堅稱要去納斯達克上市,但到了2012年,暴風已經出現在創業板的申報名單上。當時曾有接近暴風的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兩年前暴風影音就從海外架構引入了國內的投資人,變身成了國內架構。

此前,與暴風影音在模式、市場重合度等方面最接近的迅雷曾向美國資本市場發起沖刺,盡管已實現盈利,但一度還是以“歐債危機惡化和美國經濟疲軟導致資本市場冷淡”為由而取消IPO。

在歷經撤離外資結構、變更上市地點后,直到2015年,馮鑫終于如愿帶領暴風影音敲響了上市的鐘聲,登陸創業板,成功上市后,更名為“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然而,2015年年中每股327.01元的高光之后,暴風集團在資本與戰略、業務等方面并無突出動作,伴隨著A股市場的變化,暴風股價逐漸下行。馮鑫后來表示,因為自己的膨脹心態致使暴風布局VR、體育、TV等多個業務板塊,忽略了團隊持續孵化的能力以及資金需求。后知后覺的馮鑫也數次試圖通過個人股權質押籌備資金,僅在2017年上半年便累計質押12次。

此前,馮鑫曾公開表示,“暴風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我不怪團隊,也不怪A股的環境,也不怪我的任何一個債務人,也不怪任何一個幫我做業務的人,真實的是99.999%還是要怪自己。”不知聽到這番話,被套牢的股民是否買賬。


免責聲明:

本文為編輯轉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

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只提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

責編:易斌(A0430614030001)


神光財經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財經日歷
更多
財經圖解
更多

科創板來了

41天前
微信公眾號 關注微博
首頁 財經
琼崖海南麻将官方下载 江西快三遗漏彩乐乐 快3大小单双技巧总结 飞艇计划吧 北京赛车pk10直播皇家 二人麻将打法 内蒙快3助手下载 内蒙古时时玩法说明 五星选胆组技巧 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飞禽走兽哪个平台人多